中共湖北文理学院委员会校报电子版 - 湖北文理学院报 - 第4期(2018年4月30日) - 第04版
     语音播报
 

做梦的刺猬

作者:文学与传媒学院 汪媛媛


 


被窝是夜晚的保护膜,沉睡是他进入另一个结界最好的办法,隐身、防受伤、又能借来保护别人的膜,那是他唯一的法宝,梦境中战胜一切的法宝。

这是一只刺猬,生着一副坚硬背刺的刺猬,那根根精神抖擞的硬刺就像一片铺在背上的麦浪,黑而铮亮,随着风发出固体相碰撞的摩擦声。他浑身凛然自成一股生人勿近的气势,宛如一座无坚不摧的堡垒,不让别人进来,同时也不让自己出去。

他时常窝在梅雨后发了霉的树洞里,白天里睡觉,时常做着不同的梦,或梦魇,或甜蜜的网,可梦境中的人却是同一个。他总是独自斟酌着,回味着,然后再沉沉地睡去。而在夜晚,则像是暗夜里的鬼魅,他汹涌着,缓慢着,谨慎着爬出树洞,散步似的去觅食,或者说是追寻什么。总之,他从不与人交好,独来独往已成习惯。

这天,很平常的一天,风与阳光都正好,树影横斜稀松,刺猬依旧窝在洞里假寐。一只蜗牛,触角在阳光下发出温润色泽的蜗牛,正在奋力地往刺猬对面的一棵树上爬,他隐忍着向上,粗糙的树干碾磨着他娇嫩的身躯,漫长的时间消磨着他的斗志。那已经在树干上是干涸的,歪七扭八的粘液痕迹,散发着诡异的气息。刺猬在看到蜗牛的那一瞬间,瞳孔骤缩,他慌忙地闭上双眼,睫毛微微颤抖着,像是在压抑着什么,继而又缓缓地睁开,眼里的情绪早已散尽,他淡漠地看了一眼蜗牛,又翻了个身继续睡去。

刺猬这次做了一个很漫长的梦,长到能把他的一生都梦完。他梦到幼时的玩伴,嬉笑玩闹总是一起,陪着他笑,陪着他玩。他们有过一起出去在浆果树下相互许诺的时候,有过一起捕捉花蝴蝶的时候,亦有过一起偷蜜蜂姐姐花蜜的时候……那么多那么多的美好片段他都梦到了,就像是电影里的镜头切换,可最后的画面却是黑色的,一直定格在那一个画面,玩伴鲜血淋漓的死在他怀里的画面,他似乎是在梦中都能闻到那血腥的气息,感受到了自己坚硬的刺穿过玩伴身体的的疼痛,他不悦地皱皱眉。没错,那个玩伴也是一只蜗牛。许是无数次梦到这个画面,刺猬已经习以为常,他不再歇斯底里,也不再内疚自责,他只是淡漠的享受着梦魇折磨他的快感。

翻个身,入眼又是那只蜗牛,他好似不知疲倦,还在树上爬着。刺猬嗤笑一声,也不再理会,依旧回归他最初的状态,慵懒而孤独,优雅而绝望。日子还是依旧,不会因为谁而有任何改变,这就是这样一只冷漠的刺猬,春夏秋冬,周而复始。

(责任编辑 关 辉)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亲爱的校园达人们,青春不要挥霍,财富等你创造,检验你的能力,实现你的抱负!诚邀高校学子,课余创业,成就自己!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每一天都是读书日
· 诸葛亮读书广场 ...
· 一生的“游行”
· 做梦的刺猬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